當前位置:

首頁

> 走進隨州 > 品質隨州

從“逢四說事”到“逢四解事”——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隨州實踐的深化探索之路

發布日期:2019-11-20

信息來源:隨州日報

編輯:楊文明

審核:許靜

字號:[ ]

???? 2019年春天,由我市首創的“逢四說事”工作,在新的時代背景下,深入開展并逐步深化,內涵不斷豐富,從“周四集中說事解事”拓展為“逢事說事、逢四解事、重在解事”。說事、解事的方式不斷創新,機制不斷健全,群眾“說事”方便,干部“解事”及時,大大小小的矛盾得以化解在基層,增強了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和幸福指數,促進了平安社會和“品質隨州”建設,有效保障了當前全市社會政治大局持續穩定。
  11月4日,省信訪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給我市發來感謝信,肯定我市取得進京赴省零異常上訪、零滋事擾序、零涉訪惡性事件、零規模聚集、零網上炒作“五個零”的顯著成效,為重大活動勝利舉辦作出了突出貢獻。

田間地頭,“板凳會議”解民憂
  桐柏山麓,風和日麗。
  11月14日,星期四,正是“逢四解事”日。隨縣淮河鎮白鶴灣村黨支書王道學,正在趕往該村8組村民方傳成家的山路上。
  王道學對同行的記者說,今天是“解事日”,沒有其他的問題需要解決,但前段時間在8組開“板凳會”解決的一個糾紛,當事人已70歲了,老伴又因腦梗住過醫院,怕他們還有心結,影響身體,再去看看。
  事情的起因,是一件極不起眼的小事。該村保潔員華安成反映,方傳成家附近幾十米外就有垃圾池,卻把垃圾倒在門口的路邊,影響了“潔美家園”工作的開展。
  王道學立即了解情況,原來,倒垃圾只是一個小小的“火星”,而“火種”卻是因一棵樹起的爭執。
  華安成的田在方傳成的門前,田頭有一棵柳樹,生長多年,據說砍伐可賣一兩千塊錢。方傳成說,這樹是自己栽的,屬于自己;華安成說,這樹在自己的田頭,當然屬于自己。二人相持不下,“火星”隨時可能燃起熊熊大火。特別是方傳成的老伴前不久因腦梗住院花了幾千塊錢,如再發生爭執,相爭無好言,腦梗再發病就成大問題了。
  王道學馬上組織村黨支部和村委會一班人、8組組長、了解情況的村民,在田頭樹下開起了“板凳會”,先由雙方各陳己見,再向組長、村民一一求證,但沒有足夠的證據確定此樹的權屬。王道學再咨詢林業部門,答復是“權屬不清,且生長多年達到一定樹徑,應該保護起來為好”。據此,“板凳會”首先肯定了雙方對此樹的保護,否則這樹也不可能長這么多年。大家議定,此后,大家繼續保護這棵樹,不能砍伐,讓這棵樹成為家鄉綠水青山中的“風景樹”。
  考慮到方傳成老兩口年老多病,村里在分配垃圾箱的時候,專門給他家分配了一個放在家門口,便于倒垃圾。
  曾燃起的“火星”及內在的“火種”,一并被消除,但王道學還是有點擔心方傳成老兩口心里是不是還有“疙瘩”。
  我們到了方傳成家,王道學問起了兩個老人的身體情況和今年的收成。方傳成高興地說,今年紅薯豐收了。王道學因勢利導地說:“收成好,子女又都爭氣,在街上買房安家了,你們只要心情好,不生病就是‘賺錢’了,身體好才能好好享福呀!”一席話,說得方傳成老兩口樂哈哈的。
  “逢四說事”“逢四解事”工作從上到下、由點及面地深入、全面展開,得力于全市上下齊心協力。
  4月1日,我市深化“逢四說事”工作啟動。
  市委書記陳瑞峰指出,全市上下進一步深化“逢四說事”工作,傾聽群眾呼聲,暢通社情民意,化解矛盾糾紛,努力營造更加平安和諧穩定的環境,用黨員干部“作風指數”提升人民群眾“幸福指數”。
  《隨州市深化“逢四說事”工作方案》對如何接待群眾來訪、化解矛盾糾紛、整合建設工作平臺、打造過硬接待隊伍、建立完善長效機制等方面,作出全面規范性的要求。
  5月16日,市委書記陳瑞峰深入街道、社區暗訪督導“逢四說事”工作,指出“逢四說事”基礎在“說事”,關鍵在“解事”,要探索“逢事說事、逢四解事”的路徑,切實解決群眾最急最怨最盼的突出問題。
  7月24日,全市深化“逢四說事”工作現場推進會召開。隨后明文規定:從“周四集中說事解事”拓展為“逢事說事、逢四解事、重在解事”。積極探索“接訪說事、流動說事、聯動說事、現場說事、上門說事、網上說事”等工作方式。將周四確定為集中解決群眾重點信訪問題或突出矛盾糾紛的“解事日”,建立健全首問負責、全程代辦、部門聯辦的事項分流辦理機制和服務體系。各級“逢四說事室”,根據情況實行“及時辦理”“限期辦理”“上報辦理”的分類解事。
  9月23日,市委書記陳瑞峰就群眾反映的“辦證難”問題,深入到曾都區清河星苑小區實地接訪,該小區因開發商違建、拖欠稅費等問題,導致800多家住戶6年多無法辦證。陳瑞峰帶領市政府分管領導和職能部門現場接訪后,列出了“路線圖”“時間表”。10月底,該小區違建問題已處置到位,群眾近期將拿到不動產證。
  領導率先垂范,帶動全市各級領導干部接訪下訪,各種“接地氣”的方式層出不窮。

“逢四說事”,風雨兼程十四載
  “逢四說事”,源于隨縣柳林鎮院子河村。
  說起當時的情況,柳林鎮鎮長程立軍、院子河村黨支書包德山,還是感慨良多。
  程立軍說,2004年稅費改革之后,該鎮行政村由23個撤并成12個,因山林土地、水利等權屬引起的各類矛盾糾紛逐漸增多,村干部人少,力量不足,突出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,導致當年柳林鎮全年群眾越級上訪高達16起。
  院子河村的情況更為突出。包德山說,院子河村屬于庫區,上世紀70年代修水庫時,良田被淹,部分村民遷出,留下的村民因平價糧返銷、水費返還、水庫打魚等,與水庫等方面矛盾沖突激烈。村民之間,也沖突多發。
  2005年,鎮村干部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,商討出一個辦法,與其每天疲于應付,不如確定一個日子,集中時間說事解事。因隨州方言中“四”事”同音,為了讓老百姓便于記憶,瑯瑯上口,確定了“有話就說,逢四說事”制度,率先在院子河村實行,并在全鎮推廣。規定每月4日、14日、24日為群眾說事日,由包村的鎮干部和村干部輪流在接待室值班,接待調處群眾反映的問題。
  各村統一建立“說事”接待室,建立“說事”登記簿,設立信訪監督卡和反饋意見卡。在“說事日”,能直接答復解決的問題,現場解決;一時不能解決的,按程序限期處理;村里無法解決的重大問題,向鎮申報處理。處理重大問題時,將其處理程序和結果予以公示,并由村干部征求當事人意見,由當事人簽字認可,以保證處理結果無爭議、無反復。
  包德山說,村民之間的糾紛,有很多是很小的事,只是在氣頭上互不相讓,就容易發生激烈的沖突。在“說事日”這天,將各方攏在一起,因為集中了時間和精力,解決起來效果也更好。
  柳林鎮自2005年開展“有話就說,逢四說事”以來,各類矛盾糾紛得到了有效化解,信訪問題明顯減少,當年,柳林鎮就成為全市無刑事案件、無越級上訪、無群體性事件、無邪教活動的“四無鄉鎮”,并被評為“平安鄉鎮”。
  “逢四說事”的做法,隨后在全市推廣、逐步完善,時間也改為“周四”。
  2018年年底,省委召開學習推廣“楓橋經驗”工作會議,提出總結推廣武漢市“微鄰里”、隨州市“逢四說事”、秭歸縣“幸福村落理事會”等經驗。
  在當前經濟轉型升級、社會矛盾凸顯的關鍵時期,市委將“逢四說事”作為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隨州實踐的重要載體,承擔了推進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的重要使命。

“逢四解事”,創新發展保平安
  從“逢四說事”到“逢四解事”,充分體現了我市上下同心,創新發展,使“逢事說事、逢四解事、重在解事”工作落到實處,并百花齊放、完善推廣,在制度創新、作風轉變等方面收到很好的效果。
  “板凳會”的做法,源于隨縣淮河鎮高莊村的創新。在隨縣,與“板凳會”同樣“接地氣”的還有以群眾自治為主的“十戶聯調”“警治聯勤”“多網融合”等“解事”做法,充分發揮了“村務協理員”、中心戶長、綜治中心志愿者等作用,切實將矛盾化解在基層,干群關系改善在基層。
  為了“解事”,各級干部群眾可謂用到了“十八般武藝”,不僅只為“息事”,更為了“寧人”,將自治、法治、德治融會貫通,努力構建富有活力和效率的基層社會善治新體系。
  在廣水市城郊辦事處富康社區,記者看到社區委員會委員劉五的辦公桌上,有一本厚厚的法律專業自學筆記。劉五說,他正在自學法律專業課程。但劉五在“解事”的時候,當事人提出來要打官司,他卻阻止了。
  李先生在富康社區四賢路買了黃先生的房子,正在裝修,隔壁的張先生卻跑過來將裝修工人的工具扔到門外。李先生一肚子的火氣:“他想要3萬元的補償,沒門兒,我寧愿拿10萬元打官司。”
  熟悉法律條文的劉五,卻勸李先生不要匆忙起訴。自己則一趟又一趟地動員當事人的各種社會關系,幫助調解,最終雙方握手言和。
  劉五說,解決鄰里糾紛,既要明辨是非,又要為鄰里和諧相處留下充分余地。
  而在隨縣尚市鎮尚市店居委會的“說事室”里,桌上醒目地擺著一個“法律顧問”的牌子。居委會黨支書王松濤說,很多民間糾紛涉及到法律問題,但法律無情人有情,解決糾紛必須根據情況運用多種方法。
  今年6月,居委會轄區發生一起交通事故,當事人不服事故責任認定書的責任劃分,王松濤說理說法說人情,最后妥善解決。而對于在居委會安置的28戶丹江水庫移民,王松濤則帶領居委會干部,以誠心真情讓他們搬得進、穩得住,能發展、可致富。
  想群眾之所想,急群眾之所急,主動將“解事”的標準從“案結事了”向“群眾滿意”轉變,正蔚然成風。
  曾都區何店鎮干部發現不少群眾對一些部門的職能不太了解,對說事的范圍和受理部門不清楚,往往跑錯了門、找錯了人,不僅浪費了時間和精力,還容易造成誤解、激化矛盾。于是他們推行干部領訪制度,形成“群眾張嘴、干部跑腿”的和諧氛圍,密切了干群關系,促進了矛盾的化解。
  曾都區還探索了“統一受理、集中梳理、歸口管理、依法處理、限期辦理”的矛盾糾紛調處運轉機制,力求讓群眾只跑一趟路、只進一扇門、最多訪一次,實現“一般事項不出村、較大事項不出鎮、重大事項不出區”的目標。
  “楓橋經驗”的生命力在于基層治理創新。目前,我市的“逢四說事”“逢四解事”工作方興未艾,干部群眾探索創新的熱情越來越高,成果越來越豐富,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隨州實踐的深化探索之路,也越走越寬廣。




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 隨州市人民政府網站 是否繼續?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晚上下班如何赚钱